白桦树下

入坑守望先锋233

双飞组·调教有方【一篇完】

一个司机:

双飞组ABO futa注意


多处灵感混搭 有一点肉汤


如果还有什么比被掏枪天使打死更屈辱的事


那就是被穿上猛禽机甲的天使冒充法鸡打死


 石墨  图   以防万一

双飞组·小别胜新婚【一篇完】

一个司机:

Another one! 


又一份新粮送上!


双飞组ABO futa注意


灵感来自本子


时间性可接上一篇《幻梦一场》


大概是一列装满糖果的小火车


石墨崩了,只能用图片凑合一下,抱歉了_(:з)∠)_

【双飞+猎寡/黑帮AU/第十三章】Funeral di rose

莲花小王子:



猎空的身体复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她拉上了黑百合。后者虽是她的夜间陪护和情人,但是她更能胜任一位陪练的角色——而且她乐意至极。


 


 


脱掉了围裙和薄纱睡衣,她骨子里还是一把锋利的尖刀。


 


 


猎空的身体开始逐渐的适应增加的活动量,但是她依旧不能随心所欲的四处疯跑。她的爆发力也变得有限,一旦她感觉身体内部有种憋闷刺痛的感觉,她就必须要降低自己的速度和力量,否则站在对面的黑百合就会再次看见鼻血流了她半张脸的惨烈场景。


 


 


 


“你动作真是迟钝。”


 


 


再一次的将猎空狠狠撂倒在地上,黑百合皱着眉头拍了拍手。猎空哼哼唧唧的从地上爬起来,她的大腿侧面刚刚挨了黑百合毫不留情的一脚,现在那里的皮肤尖叫着喊疼。


 


 


“亲爱的,是你下手太重了,不应该要善待病人的吗?”


 


“你在说什么胡话,是你要拉我来练习身手的。”黑百合活动着手指,事实上,能趁着猎空不能过多使用加压器的时候好好欺负她,这让黑百合感觉十分愉悦。以前这个个子不高的家伙仗着出色的耐力和爆发力,不止一次的在火拼中跟她杀的难解难分,还有几次逼得她不得不使出些下作手段才能脱身。


 


 


比如在一次搏斗中,她眼见自己的劣势越来越大,只得突然凑上去吻住猎空的嘴唇,趁着对方反应不过情况时,一脚踹开这个傻瓜,用钩爪离开是非之地。


 


 


猎空还要争辩两句,却看见黑百合冲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什么事。”


 


 


是瑞破。


 


 


“我要出去处理些别的事情,组织里没有人在,你的带薪假期该结束了。”


 


“黑影不能接替你吗,我可不想让最后的两天假期就这么泡汤了。”


 


“……她暂时不在城里。好了就这样!……挂了。”


 


 


瑞破不耐烦的打断了黑百合的话,嘶哑低沉的声音消失在电话那头。


 


 


黑百合放下电话,转身向房子走去吗,把一脸“啊我就知道”的猎空扔在草坪上。


 


 


“再见了笨女孩,自己玩去吧。”


 


“好吧好吧,没有你我也不会让自己无聊的。”猎空敷衍的冲黑百合的背影挥挥手。她并不失落,相反,黑百合的离开让她得到了一段关键的时间。


 


 


 


“这不是奥克斯顿家的丫头嘛,来来来坐下。”


 


 


叼着自制烟卷的老人拖过来一把凳子,示意猎空不要拘束。这家店很小,房顶的吊扇吱吱呀呀的自己转着,墙壁上贴着各种各样的图案,一只沙皮狗窝在主人的脚下,懒懒散散的抬起眼睛审视着面前陌生的皮靴子。


 


 


“谢啦。法芮尔比我熟悉这里,我刚才差点拐错了路口。”


 


 


老人坐回高脚凳上,伏在桌子上继续自己手底下的活。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勾画刚才没完成的线条。


 


 


“那当然了,艾玛莉家的人都是我的老客户了。所以?你这黄毛丫头今天为啥来找我?”


 


 


猎空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张纸,把它推到老人的工作台上——上面放着好几沓图纸,还有两块接近浅黄色的人造皮肤。


 


 


“这个能做吗?”


 


 


老人把眼镜拉下来,仔细的看着图纸上的内容,他看起来很严肃,像是一只蹲在岩石上研究猎物的秃鹫。


 


 


“能。你啥时候要。”


 


“当然越快越好啦,我可是很赶时间呢!”


 


“明天这个点来吧,差不多两个小时就能好。”


 


 


老人把图纸小心的叠好,夹进放在一边的本子里。阳光晒上了沙皮狗的脸,它满是褶子的脸皱了皱,又打了个哈欠,站起来换了个地方继续睡觉。


 


 


猎空离开小店,她还有一件事要办。


 


 


 


“喂,赛特娅吗?”


 


“叫我法斯瓦尼,我们还没熟到可以直呼名字。”


 


 


猎空听见印象里的印式英语微微的弯了嘴角,只要是这位中间人答应的事,就没有不可能。


 


 


“你那里能搞到麻醉剂吗?我是说,特别点的那种?”


 


 


赛特娅·法斯瓦尼新完成的光子模型放好,关掉办公间里的电脑。现在是晚上七点半,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了她该喝鲜榨果汁的时候。


 


 


“麻醉剂?你们干这行的卫生间药品柜里不都有这种东西,这难道需要你亲自过来问我要吗?”


 


“是的,没错。但是我说的是特别,是特别的麻醉剂,不是给普通人用的那种?”


 


 


为了强调这东西的不寻常,猎空加重了咬字。说实话,她想弄到点把人整倒的东西比买到感冒药还容易,但是那都是用在一般人身上的。她现在需要的这东西已经超出了她能力的范围,它很罕见,就跟它所能起效的那个人一样。


 


 


“好吧,我大致知道你想要的是哪种类型的了。”


 


 


把眼睛凑上虹膜识别器,验证身份通过以后,赛特娅进入了门厅。出人意料的,她本该光洁如新的瓷白地砖上,突兀的出现了黑乎乎,带着泥水脏渍的鞋印。


 


 


屋里没开灯,接着电梯的光亮,她看见鞋印一路弯弯曲曲的向着厨房延伸。


 


 


“把你的需求发过来,我这里有点事,随后我给你回消息。再见。”


 


 


挂掉电话,赛特娅把鞋换掉。她看了一眼腕表,七点五十一,还有九分钟。


 


 


她走向厨房,推开门,一个人站在黑暗里,背对着她正在嘁喳嘁喳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别动它们。”


 


那个人的动作停住了,慢慢的举起了双手。


 


 


赛特娅打开灯,径直走到那人的身边,伸手端走对方面前的一盘水果。


 


 


“水果没洗。还有,我不喜欢被人偷吃自己的食物。”


 


“哎呀呀,你发现我啦。”


 


 


来人笑嘻嘻的把手放下,转身靠在一边的橱柜上,看着赛特娅把水果倒进清洗机。


 


 


“你来做什么。”


 


 


洗干净的水果被扔进鲜榨机,赛特娅头也不回的问道。还有两分钟到八点,水果有足够的时间被榨汁。


 


“我是来交个朋友的,也许上次我的提议不够好,不过这次你肯定会答应我的。”


 


 


黑影无所谓的开始在吧台里捣鼓里面的饮料。她对鲜榨果汁没兴趣,倒是从酒柜里新摸出来的几瓶教皇新堡产的葡萄酒让她眼前一亮。


 


 


“猎空给你打电话了吧?”


 


 


赛特娅把果汁倒进杯子里,插上吸管。


 


八点钟整,时间正好。


 


 


“她想要点什么特别的东西,是不是?”黑影自顾自的打开了酒塞,宝石红的酒液滑进杯子里。“我恰好就知道一个最合适的药剂,现在这是个双赢的提议。”


 


 


“我厌烦黑爪了。我需要机会离开。”


 


“单纯的跑路是没用的,不摧毁它我逃到天涯海角都能被找到。”


 


“幸运的是,我是个黑客。通过信息入侵,我大致知道猎空有个反水计划。这是个机会,能帮助我脱离黑爪,但是我还需要帮助。”


 


“那么事情就很简单了,我给你药剂,你协助我逃跑。很简单的交易,我们还能交个朋友。”


 


 


赛特娅静静的吸着果汁听她讲完,然后反问一句:


 


“如果我说不呢?”


 


 


咔嚓————


 


两把乌兹牢牢的握在黑影的手里,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赛特娅的眼睛。


“那就更简单了。”


 


“是吗。”


 


 


赛特娅放下杯子,伸手指了指上方的天花板。


 


 


一圈哨戒炮都亮着蓝莹莹的光,它们光亮的白色外壳上映照出黑影微微睁大的双眼。


 


 


“从我进入感应区域我家里的灯却没亮开始,我就知道有人进来了。也就是说,我使用虹膜识别的那一刻起,这间房子的防卫武器就已经启动了。”


 


“还有——”


 


 


赛特娅举起了自己的左臂,瓷白的义肢手指灵活的打了个响指。


 


 


“你该不会以为这只是普通的义肢吧?”


 


 


“……呃……”


 


 


黑影小心的把枪放下,讨好的笑了笑。她紫罗兰色的眼眸里显示出一种妥协,连她平日里飞扬跋扈的头发此刻都有些顺从的服帖着。


 


 


“我觉得我们可以文明的谈谈,不用、嗯……就是,太过暴力……”


 


 


“你想重新谈谈,可以。先去拿抹布把你踩脏的地方都擦干净——抹布是一次性的,用完就扔掉,然后把鞋换了,备用拖鞋在鞋柜的第一层。你的鞋全是泥,给我扔到外面去。”


 


 


“等你收拾干净,我们再好好谈一次。”


 


“哦……呃,当然了,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你长的这么美,一定是个好人……”


 


赛特娅脚步轻快的走向客厅,顺便将那两把被主人抛弃的乌兹拎出了厨房。


 


 


“别想着开溜,你有一点不规矩的动作,我立马就让你见上帝去。”


 


 


 


 


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的停靠在路边,熄了火。此时华灯初上,它潜伏进建筑物的阴影里,没人注意到它。


 


 


“头儿,到地方了。”


 


带着骷髅面具的男人动了动,有人从外面为他打开车门,他一只脚迈了出去。


 


 


“头儿,我们——”


 


“不许跟着,呆在车里。”


 


 


男人离开车厢,宽大的罩袍随风摆动。他像是一缕黑烟似的,悄无声息的沿着楼和楼之间的小巷子前进。


 


到了巷子口,他停住了。


 


 


这是个繁华的十字路口,临街的两边全是各式各样的店铺。圣诞节过了,可人们还是喜气洋洋的,到处奔走着购买各色的商品。


 


 


街灯的光斜斜的照进巷口,男人站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静静的注视着街对面。


 


 


他看见了他想要看的人。


 


 


一个有着麦色肌肤的黑发女人,她被另一个陌生而魁梧的男人半搂着。他们亲呢的靠在一起,相拥着过街。男人的脸隐藏在白色的棒球帽下面,他看不真切。


 


 


他曾经也很喜欢打棒球,高中时期还是校队里的棒球队长。


 


当时的女人也只不过是个靠送报纸挣零花钱的女孩子,她知道他喜欢棒球,用送报纸的钱,送了他一顶白色的棒球帽。


 


 


他们过街了。


 


女人侧过头和男人说笑,脖子上的项链一闪而过。


 


 


他认得那条项链,那是他送的。


 


 


他还能记得当时他把项链从盒子拿出来时,女人脸上的激动和欣喜。


 


 


她是记得的,她还是爱着自己的。


 


 


男人的喉头骤然发出了一声呜咽,他的眼睛火辣辣的疼着,却一滴眼泪也没有流出来。他的泪腺早就被烧坏了,连同他的名字,他的面容,他的信任和他的身份,都在那场火焰里烧的残破成灰。


 


 


他不由自主的想跨出去,他挣扎着想脱离这种压抑的苦楚。他伸出手去,仿佛能抓住离他越来越远的人。


 


 


而他的脚步在即将迈出巷子的时候停住了,距离跨出阴影只有一线之隔。


 


 


“什么事。”


 


是手下打来的电话。


 


黑百合的改造药剂和相关资料失窃了。


 


 


“……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挂掉电话,他不舍的看着女人即将消失在街角的身影。


 


 


有什么东西轻微的撞上了他的腰侧。


 


是地狱火。


 


它们的枪柄坚硬的贴在他的腰上,提醒着他的苦楚的根源。


 


他没有再犹豫,消失在巷口。


 


 


 


“……加比……?”


 


女人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她回头寻找感觉的源头。


 


街道上熙熙攘攘,夜色下的人流穿梭着。昏暗的巷口,野猫的尾巴一闪而过。


 


 


“亲爱的,怎么了?”


 


“不,没什么……”


 


 


女人略显失落的摇摇头,有些自嘲的苦笑了一下。


 


 


 


“走吧,那里什么也没有。”


 


 


 


 


 



竹筒狸猫sigma:

距离广州宝石之国only 还有4天!

帕帕嘤嘤嘤😭 ​​​

【elsanna配图文】魅惑(三)

随随随:



不知什么时候,安娜能嗅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就只剩下了艾莎。艾莎的存在让安娜产生了在她活过的数百年间都不曾感受到的强烈渴丨丨望。


蓦地睁开眼,安娜清澈的湖蓝色双眸变成了摄人心魄的金棕色,瞳孔犹如在黑夜中猎食的野兽般变得细长。隐藏在双唇下的獠牙隐隐作痛,安娜无意识间让它们暴露在了凝滞的空气之中。


此时的安娜将自己身体的一半交给了嗜血的本能,一半托付给了锻炼了数百年的意志力。


安娜注意到自己睁开眼的瞬间艾莎的神情有一瞬间的动摇,但很快就恢复了原本的平静,可就是这短短一瞬的动摇差点让安娜放弃了这次尝试。


如果说身为吸血鬼的安娜除了阳光、银器、大蒜这些驱魔物品之外还有什么会令她害怕的,那就是眼前这个倔强的女孩对她产生厌恶和恐惧。安娜从未如此珍视过一个人,即使这个人是个人类,甚至还是个专门对付她这种生活在黑暗之中的存在的神职人员,她也不想失去她。可是,艾莎让她在自己身上试验“魅惑”是出于对她的信任,她无论如何也不像背叛了这份信任。只要是艾莎的愿望,她愿意去为她实现。所以,安娜选择了继续。


============


中间内容可以去


elsanna档案室请戳


观看= =


=====



======


下一次该用什么样的面孔来面对安娜?


 


艾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不但不想因这次的意外而断绝和安娜的关系,也没考虑过安娜会因此不敢来见自己,自然而然的就认定了她和安娜还会相处下去。


艾莎感受着久久不肯平复的心跳和全身异样的温度,在向天父的忏悔和自我谴责中度过了无眠的一夜。


============


感谢MM!! @MiyabeTsuki 


帮任性的我补完了这篇文~~



随随随:

莫阿姨把小鸡吓坏了QAQ

觉得法鸡是就算非常害怕不安也不会撒谎逃避的人-3-